返回第16章顾矜春梦:叶秘书骑在他的头上让他舔  啊肥阿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叶倾自从刚才看到他手机上面有那个app之后,脸色就变的青绿色的。

被吓的。

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也会下载这种app,他下载这种app干什么?

他不会也玩吧。

她也玩,他们两个不会这么倒霉?

不会的,不会的,应该不可能会这么倒霉的。

叶倾安慰自己,但是越安慰自己越慌张,一想到跟他在一个app,就担心会遇见。

不过仔细想想,自己有没有遇到像他这么龟毛的人,不会的,不会的。

叶倾安慰自己,但是表情有点浑浑噩噩的躺在沙发上。

心里在默念阿尼陀佛,不会的不会的。

……

顾矜本来都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,但是突然又很好奇那个男人究竟跟叶倾是什么关系。

睁开眼睛看着在沙发上躺着的人,问她:“叶秘书,你跟司南究竟什么关系?他今天晚上开车带你走,你们两个聊了什么后面呢?后续怎么样了?”

他觉得今天要是搞不懂这个问题,他估计都睡不着。

叶倾:“……顾总,你怎么这么八卦,我们两个就是旧同学的关系,他今天就是送我回去而已。”

顾矜不相信,“没了?”

叶倾:“没了……”

毕竟她觉得他们之前在一起的那点时间,也不叫真的在一起,就那么几天的时间。

别说前任的关系了,免得给人家的名声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顾矜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这番话这才舒服多了。

他翻身回去,继续睡觉。

后面又翻身过来,喊她:“叶秘书,我后背有点痒,你给我挠下痒痒。”

叶倾:“……顾总,我是你的秘书,又不是你的保姆,挠痒痒这种事情,你叫我干什么?”

顾矜声音都有些软了,“快点,叶秘书,真痒了,难受。这里又没别人了,我总不可能出去喊个护士帮我挠痒痒吧。人家以为我神经病。”

叶倾:“……”你喊我帮你挠痒痒,难道就不像神经病吗?

顾矜:“叶秘书,你好好反省一下,我会变成这样,是谁害的。如果不是你的话,我至于这样吗?你不给我挠痒痒,我要是被你气出病来,你还得负责我接下来的医药费把你卖了都还不起。”

叶倾:“……”

叶倾给他翻了一个白眼,没办法过去他身后,给他挠痒痒了。

手伸了进去。

顾矜跟叶倾两个人还没有这么亲密过,叶倾的手就这么钻进来,软绵绵的手感,瞬间就让顾矜觉得背部都麻了。

顾矜皱着眉的在想这种感觉,怎么形容这种感觉?就好像自己飘在棉花上面被电了一样。

他觉得自己有病了,怎么突然有这种感觉?

叶倾觉得他身上真的是热的厉害,可能是男人跟女人的体温不一样。

她想赶紧给他挠了痒痒就走,伸进去用手指甲给她挠。

她手指甲不短,所以挠痒痒还挺舒服的,在他的后背上面摩蹭,上下的弄,问他:“顾总,还有哪里痒?”

顾矜反应了过来,“哪里都痒,你挠你的。”

叶倾:“……”

叶倾继续给他挠痒痒,但一直顺着一个方向,让顾矜生气了,“上面一点。”

叶倾往上面。

顾矜:“下面一点。”

叶倾往下面。

顾矜:“左边一点。”

叶倾往左边。

顾矜:“右边一点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